特朗普的生意经

背景:[十五年前我读了特朗普写的一本书,叫《东山再起——投资界的不死鸟》,并应邀向中文读者作了推荐,这算是最早在国内介绍特朗普其人其书的吧。]

我读特朗普的书《东山再起——投资界的不死鸟》,是先从最后一页看起的。我发现这本书的最后一部分叫「成功的要素」,就本能地想看看我们到底能有几条相吻合。第一个成功要素是勤奋,他把之前自己的几次失败归结于失败之前的成功。因为他过去稍微一成功就经常出去玩,开始去享受人生,这个时候,企业就开始出现问题。于是他第二次再做企业的时候,就全力以赴地工作,这次就反败为胜了。

▲ 特朗普十多年前写的《东山再起——投资界的不死鸟》

第二个要素是运气。他说运气有两种,第一种叫作幸运精子俱乐部,就是继承财产的人,想做这类人不是通过努力就能达成的。第二种运气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恰当的时候和恰当的人做了恰当的生意,赚了恰当的钱,这是人们可以创造的。

他举了一个自己的例子:有一天,他了解到在一个聚会上有可能碰到他想见的人,而这个人可能会跟他有点合作机会,所以他想去试一下。为了这个事情他不惜从西岸飞到了东岸,结果到了以后聚会已经快结束了,他跟那个人说要合作,说自己是为了见这个人而专程从西岸飞过来的。那个人感到很诧异,于是就认真地跟他谈生意了。他的这个例子,说明运气里面还需要些勤奋,这样才能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和恰当的人完成恰当的生意,并获得恰当的利润。

▲ 年轻时的特朗普|特朗普算是「幸运精子」和聪明勤奋的结合

第三个是执着,是对一件事情的狂热的投入。我看世界上伟大的人大多都有这种执着,执着的一面是意志顽强、坚定,另一方面就是偏执。比如说阿拉法特,世界上没人知道能否做成的事,他做了 42 年,这个事情也许大家还能够理解,但是明明知道这事 42 年以后也做不成,他还继续做这件事,大家就不能理解了。正常人都认为不行的事情,他却拼了全力去做,是因为这里面有强大的偏执力和意志力在支持着他。现在看,做任何事情都是这样,需要勤奋和运气,而这个运气不是幸运精子俱乐部而是要自己努力。

▲ 《特朗普大厦》|历经多年,特朗普被称为美国的「地产大王」

在看这本书的时候,我有一个体会,在历史的进程中,对一个人的道德评价历来是通常的生活道德标准,但其实还有一种标准,是历史道德标准,这个道德尺寸会拉得比较长。比如说,中国革命要胜利就要死人,但是一个农村妇女可能就会不理解,因为她不会想到历史的正义和非正义,她只是觉得杀人很残忍,但是放在更大历史空间当中,正义也必然伴随着很多残忍。很多人能成功一定是能站在历史的道德观上,而不是站在一个普通老百姓的简单的善恶标准观念上,因为简单的善恶标准可能使你在一些大的历史关头丧失机会。

如果你有理性的长期的道德评价基础,你是要在历史上做一个好人,而不是在某一个时点上通过所有人的道德标准考验,这样实际上是对自己的一种解放,也就是说你跳出了拘泥于小处的狭隘的简单的人情。这对很多要成功的人来说是必须的超越。

▲《萨达姆家族》|革命都会死人,历史里看成败

特朗普在这本书里讲到,他一生最讨厌的就是媒体,因为媒体老在说他是坏人。他一生中都在怕别人误解他,比如说他在交易当中实际上是很诚实的,但是很多人认为他在交易当中是不择手段的,他显然也受到了以上两种价值观(道德)的控制。所以他通篇是在表白自己人格的正义性。

其实中国的很多企业家的失败,与其说是被现实压垮或者是经济上失败了,不如说是失败在自我评价上。他们承受不了周边的人对他道德上的谴责,这种心理负担远远比现实负担更为沉重,我想每个真正下过海的人都有这样的心理历程。这是中国企业家的道德障碍,也是他们心理脆弱的一个重要因素。

《战争之王》|军火商考虑的不是道德问题,而是让更多的人有枪

举例来说,企业家要做事,就要破坏一种既定状态,而破坏一种状态的行为最公平的说法是一半人受益、一半人受害。受益的人们往往认为自己本来就应该受益而不是因为你的努力和贡献,既便心里感谢你,表面却矜持不肯轻易说出来,于是所有的受害者首先会攻击你的变革。如果你壮着胆再向前走一步,于是受益者的一半又可能受害了,会有更多的人骂你。最后可能就连身边的老婆都会骂你多此一举,正常的人承受不了这个压力,于是就一个急转弯又回过来了。

可是这一转,原来受益的人本来在心里是感谢你的,后来发现你改变了,自己的利益又失去了,立即又跳出来骂你虚伪、软弱、无能。而原来骂过你的人则被证明骂对了,就更加盛气凌人地教育你不成熟,于是你里外不是人,彻底成了「坏人」了。

所以,格鲁夫说「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你只有很坚强地走到底,最后成功了,骂你的人也承认你是强者,大家才都觉得你好。许多伟大的人物都有这样的胆识和心理历程。

▲《曼德拉:漫漫自由路》|即使终生为奴,也不曾放弃追求的自由

一个企业家无论处于顺境还是逆境,总要有超越通常人的价值观,把自己摆在历史的价值观的坐标上来管理自己,这就是彼得·杜拉克讲的使命感,有了使命感才能超越。对中国的企业家来说,就是要不拘泥于现实中各种各样的道德评判。我们实际上要遵守的是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而不是常人的道德评价,我们要把自己放在历史的坐标中寻求我们的正义、真理和价值。好人在社会当中永远是局部的,你能对某一个人好,是爱人,你能对所有人好,是伟人,在对所有人好的同时就会对相当多的人不好。这事儿说到底是一个立场问题。

企业家一定要有一个独特的立场,这种立场不应受他人眼光的限制,而是自己设立一个远大的目标,在坚定的信念下形成的立场。

▲《至暴之年》|无论面对什么样的罪恶与是非,从不改变

如今看来,中国的企业家是写不出来这样的书的。我们的企业家写的书,要么是成功者的鸡汤,要么就是失败后的絮叨,没有人能有机会和心气写出这样一本林漓尽致的很坦荡的书。特朗普本身就是个很率直,同时也是很可爱的人。我在想,为什么这种性格具有这么大的魅力?这可能缘自于法制环境下的市场经济。如果一个市场经济不是法制的,那么这个人就必须跟权力做交易,他一定是暗箱操作,他不敢那么率性,那么真实,所以也不敢对事物好恶鲜明。

只有在健全的法制基础上的市场经济中,每个企业家才都会按照游戏规则公开地玩,真实的想法也可以在交易中体现,更可以不屈服于权威,那时候,企业家的个性才能发射出光芒。

▲ 顶着「玉米头」的大嘴特朗普曾因某些言论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现在中国的企业家往往由两个东西包装着,一方面是媒体包装,给他竖立了一个很高的道德牌坊,让他用生命努力兑现这个牌坊。一开始他可能很反感,但当媒体的包装为他带来了很多正常经营不可能带来的荣誉和经济利益时,他内心上也就愿意追求这种媒体的包装了,而且乐此不疲。另一方面,由于现在计划经济仍是强者,市场经济还是弱者,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政治激励,如培养劳模、五一奖章获得者等,也使得他为了企业的长远利益和个人的前途要做出一定的牺牲,而这种牺牲当中就有性格和人格的牺牲。

在这两种情况下就会出现一大批被包装的企业家,而这种被包装的企业家表现出来的就是一种非资本,非经济利益的行为,最终很可能在市场上带来一种非市场行为。各种非市场行为的组合往往还会被公众认为是所谓的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

▲《天注定》|媒体包装的企业家,一边疯狂敛财,一边无奈捐款

特朗普表现出来的人格上的、人性上的一种自由,对中国企业领导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那就是不要自己欺骗自己,也不要让媒体引导自己,媒体应该引导的是大众而不是你个人。另外也不要把自己的很多事情归咎于媒体,因为是你招来的媒体。这就好比你爱上了一个女人,你要为她付出代价,这个代价不仅是幸福和快乐这些正向收益,还有负向收益,那就是痛苦、尴尬、残忍和牺牲。

还有一个话题也很有意思,特朗普讲到他东山再起的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签订了一个婚前协议。正因为成功地在婚姻幸福的时候补签了若干协议,才使他在最低谷的时候没有被拖垮,如果没有那个协议,离婚时,妻子可能要分他一半财产,他东山再起就没有希望了。所以东山再起的十大要诀的最后一条就是要签署婚前协议。其实,我们不该站在道德角度上,而是要站在一个企业负责人的角度来谈,我们应该要求每一个企业家在他的企业存续期间跟他的配偶建立一个理性的财产关系。随着今后的发展,中国企业领导人的婚姻也会成为被关注的焦点。

▲《戴安娜》|婚姻关系的重要性,小到个人,大到企业家,甚至国家

另外,我注意到书中关于赌博的一段情节,他和日本的一个赌客设定规则,必须输或赢一千万美金以后才能罢手。在日本人几次要把他赢得要破产的时候,他几乎都可以用不同的借口破坏规则来止损,但到最后他都是考虑到事先有一个约定,始终坚持规则。如果失败了,他也是守规则的失败者,虽败扰荣。我觉得这是对企业家的心理状态和道德评价的考验,靠的是优秀企业家的人格力量。这十年下来,无论是做秀也好还是炒作也好,中国毕竟产生了一大批有人格魅力的企业家,这是中国企业家群体成熟的表现,也是中国市场经济信用体系的脊梁。在这个基础上,企业家才能进行交易,成功了才会让历史肯定,失败了也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最后,这本书里还讲到了很多交易,而且特朗普特别讲了交易的乐趣。比如他用了一个技巧少付了一千万美金,或者是别人都认为拿不到的东西他却巧妙地拿到了等等。书中描述的这些细节无不表现出特朗普在各种各样的商业竞争中拿捏分寸的技巧,他绝不做一些无谓的赌博式的交易。

我觉得我们去研究这种商业竟技场上的技巧非常重要。国内企业家常常喜欢大而化之,对商业谈判的细节不去拿捏,而通常只想通过某个领导干预一下,希望政府给个优惠,通过非交易手段去获取利益。未来的中国企业家应该在建立必要的商业规则的基础上,去熟悉和提高自己交易的技巧。我们要更多地培养自己交易的技巧,因为商人就是做交易的,在技巧上用精力,而不是拿这种精力去破坏规则,不厌其烦地练习找政府、找银行、找优惠的技巧。如果能这样,我觉得市场经济就成熟了,企业家也就成熟了。

▲《特朗普:交易的艺术》

特朗普的另一本书就叫作《交易的艺术》,专门讲成功的交易之道。有意思的是,特朗普称之为「交易的艺术」,而在我们这里应叫做「勾兑的艺术」,两者的区别十分重大。勾兑的艺术实际上就是在无规则的灰色地带对付人际关系,对付政府银行,行使江湖手段的艺术。而交易是在公开化、商业规则、谈判(包括耐心、直觉)等因素的基础上做生意。如果说命令是计划经济的,勾兑就是准市场经济的,而交易才是真正市场经济的利器。中国企业家应学会如何从勾兑转向「交易的艺术」,学会公平的利益交换而减少非公平利益的攫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Spamcheck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