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R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大多数人对于网游中的人民币战士都是又爱又恨。爱,当他们在你的公会里时,恨,当他们是你的敌人时。

在游戏里当大R是一种什么体验?我们一直以为就和疯狂购物一样,无非就是看见喜欢的买买买。直到“村长大叔”和我分享了他的故事,才发现原来我们忽略了,他们也是一个游戏的玩家,甚至,在一款游戏里扮演着举重若轻的角色。

《仙国志》并不是村长大叔(游戏ID)玩的第一款手游,却无疑是他付出最多的。村长这个名字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他的游戏ID,而是他玩《我叫MT》时被朋友取的外号,“当时我在公会当会长,被他们喊着喊着就变村长了。”

和大多数大R一样,村长大叔对于游戏中的排名非常在意,一般他会观察排行榜,查看第一名的状况,如果看不到就在世界喊话询问。如果有充值奖励的话,村长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充值,但是和端游不同,很多手游反而是在充值之后便想弃坑了。《仙国志》本来也是其中之一,可是最后,他总共给这个游戏充了48万。

“你说我不懂,我就用钱砸死你”

用村长的话说,《仙国志》是一款模仿《御龙在天》的手游,游戏里的PK,地图,人物等等都是他喜欢的元素。但在一口气充了3000多之后,他觉得这个游戏并没有那么“对胃口”,于是有朋友建议他把这个号卖掉。

村长也不在乎这点钱,就随便选了个对这个号感兴趣的玩家,把号卖给了他。谁知道那个人直接骗了他的号,这让他很烦怒,”我就想告诉他,没钱你说一声,号送你得了”,但那人继续变本加厉,在贴吧和qq空间黑村长,甚至出口骂人。

村长咽不下这口气,就又建了个小号,去游戏里找他。谁知这人“恶人先告状”,在游戏里刷屏说村长是骗子盗他号,于是村长就业刷喇叭和他对喷。这么喷下去也不是办法,村长就向客服投诉,希望可以冻结这人的账号,随后又在游戏里刷喇叭,拉Q群,要求全区玩家来为他公正。村长想客服提供了充值订单号,还把骗子加他QQ的资料以及骂人的资料都截图了,不少玩家也加入QQ群表示愿意为村长证明。

后来客服帮村长重置了密码,村长重新登陆游戏,发现骗子并不服气,继续在游戏里骂人,并叫嚣“屁都不懂,你以后什么任务也别做了,最好直接退服吧。”

在这句话的刺激下,村长二话不说开始充钱,“你说我不懂,我就用钱砸死你。”当天晚上,村长一口气充了两万块,便从排行榜以外冲进了前二十。这期间,他没和任何人说过话,只是不断充值,提升自己的等级和战力。第二天中午,他就进了排行榜前五。世界频道一下炸开了,有的说他是土豪,有的怀疑他是托,还有人特意加他好友,就为了对他说句“你这个妖孽”。

“和我一起打天下”

在大R中,村长属于性格比较孤僻的,他很少加公会,喜欢做什么都是一个人。

好多网游被他玩成了单机,因为在游戏里,他往往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默默充钱,玩家也只会在世界频道和系统提示里不断看到他的ID。遇到不懂不会的,他就世界问一句,有人回答就谢谢别人,没人回就去百度。

直到有一天,一切都变了。

村长认识了游戏里最好的兄弟:战歌、霜华,而他更喜欢叫他爽滑。

霜华当时是祝融国一个公会的会长,他看到村长突然出现在排行榜中,便决定尝试拉拢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大R,说不上为什么,他相信村长并不是托。霜华加了村长好友,简单介绍之后,便对他发出了邀请:“和我一起打天下吧。”

村长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加入了当时霜华的公会——当乐战歌。也是从那之后,村长便彻底走上了死“氪”到底的道路,和霜华一起把他们所在的祝融国,从一个弱国一步步发展成了游戏中的帝国。而他也再不是一个人,一路走来认识了许多兄弟姐妹。他在游戏里不再是一个人默默升级,而是每天带着整个国家的玩家去敌国做任务,手忙脚乱的指挥着,直到转点凌晨。他的充值不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整个公会,为了成为第一,他已经疯狂了,每次如果有充值活动,就一定会充满了,系统奖励的那些多余的装备,他则会送给朋友们,也因此,村长在公会里人气颇高。

“虽然有点忙乱,但是我很快乐,也很享受,因为我不再是一个人了。”村长说。

我问他为什么会答应霜华的邀请,不怕再被骗吗?他的回答很简单:“没想过,因为爽滑是第一个主动和我说让我加入他的人。”

“你们随便杀我”

在答应了霜华之后,村长开始拉拢排行榜上前二十的玩家。也是因此,村长认识了他在游戏中的另一个兄弟——荒坟。但那时的荒坟,是敌国的主力。

村长也不气馁,每天就去缠着荒坟,叫他来边境PK。两人经常便是先PK,打累了就在边境打坐,聊天。先开始荒坟不怎么说话,村长打字很快,聊天频道里经常被他刷屏。渐渐地,两个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聊了起来,到后来,村长发现自己和荒坟真的很聊得来,这也更加坚定了他要“挖墙脚”的勇气。

终于某一天,村长对荒坟说,来我们这边吧,我们一起发展。荒坟同意了。从那天起,荒坟又多了一个外号:老头,也是出自村长之口。

荒坟是个很重感情的人。他决定要过去村长那边时,在世界里刷喇叭:“今天我离开共工(游戏里分三个阵营:祝融,共工,太昊,当时共工的势力最大),日后见面难免成为敌人。今天你们觉得以后能和我继续做朋友和不能的,都来边境。你们随便杀我,杀到你们觉得够了,我就走了。”

结果真的有人来杀他,是荒坟当时所在势力的国主。国主还在世界骂他是叛徒,荒坟没有反驳,只是沉默。国主的言辞便越来越激烈,这种刷屏持续了很久,也有不少人表忠心加入了对荒坟的声讨队伍。

村长看不过去,便发话:“一个游戏而已,至于吗?你真当自己是谁谁谁吗,荒坟去哪是他的自由,别人怎么玩游戏还要和你交代?”

于是,村长他们也彻底和共工结下了梁子。

共工当时是游戏里最强大的势力,荒坟的国家是帝国,同时也是很有组织的家族,成员都有统一的马甲。他们仗着国家人多,总是喜欢欺负别的国家的人,凌霸一方。久而久之,另外两个国家的人对他们都很有意见。村长他们也早就看不惯共工的所作所为了,于是干脆趁这个机会,正式向他们宣战。

“带领打架比指挥国战累多了”

当时村长他们的国家和共工的整体差距还是很大的,为了弥补这个差距,村长和老头就不停充钱,升级,增强战力。与此同时,他们又结识了几个很猛的玩家,大家一起“给国家充值”,这段时间,村长每天至少会充5000。

本来村长在玩家中人缘就不错,他常常将用不上或者看不中的装备都送人,因此,不少玩家都很拥戴他,他的声望也渐渐高过了霜华。于是霜华做了一个顺应民心的决定:他正式将整个帮会交给了村长,村长成了新的国君。

村长在当上国君之后,出手越发阔绰。慢慢地,祝融国的玩家都觉得他为人好,又不摆架子,很随和,便开始自发拉他们认识的别国朋友加入祝融。不知不觉,祝融的玩家越来越多,加上了村长爽滑和老头他们不断地充钱、升战,祝融也越来越强大了。

渐渐,大家开始忍耐不住了。“发动战争吧!”“我们去踏平共工”的呼声越来越高。村长一时有点犹豫,便问爽滑“打还是不打?”“那就打呗。”爽滑笑道,“也该灭灭他们的威风了。”

于是,祝融向共工发起了第一场国战。

这场仗没有想象中的顺利,由于村长他们缺乏经验,耗费的时间比较久。最后虽然拿下了共工,可是祝融的伤亡也很惨重。“这不应该是我们的水平”村长不甘心,越是接着发动了第二次战争。

结果这次他傻眼了。

他的背包里多了两样他不曾见过的东西:兵符和传送。由于上次国战是霜华发动的,村长并不知道这俩家伙怎么来的,他便和霜华一起研究。

在游戏中,他们要打下三大天王和一个神兽,总共四个NPC,才能获得国战的胜利。但是他们只有三个兵符和三个传送。国战开始前十分钟,村长对爽滑说,“咱们这次这样打。”

国战开始了。

村长并没有马上发起攻击,而是在国家频道里说,大家稍等我的召唤。然后继续和所有人闲聊,有的玩家等得不耐烦了,便在频道里刷频:村长大叔,我们国战不打了吗?

村长回复他,别急,今天,我们只要3分钟。3分钟就能拿下他们。

频道安静了一会,不一会便被大家斗志高昂的话语占满。

村长悄悄地飞到了共工的广目天王身边,他用掉一个兵符。3秒,整个屏幕都是祝融战歌的玩家马甲,他迅速点了挂机,然后在频道里打下一行话:

大家速度输出,等下一张飞机票。

随后,村长私爽滑:你可以飞下一个NPC那了。

而此时,公共并没有人发觉祝融在攻打他们的NPC,直到系统提示,“广目天王已经成为祝融的NPC”,国主才知道大事不妙,可是这时已经来不及了。

很快,第二个NPC也被以同样的速度拿下,然后是第三个。随后村长在频道里只会道:所有人,打完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走到神兽处。

到最后拿下神兽时,整个国战,不超过3分钟。至此,祝融举全国之力第二次击败了共工。

面对这次毫无防备的突袭,共工的民众除了挫败,还有愤怒,他们疯狂地在世界上刷屏。并有人扬言要复仇,在2分钟内灭掉祝融。村长见状,只敲下了一行字:全体在神兽处集合,来一个灭一个。

瞬间,国战变成了两军的正面对垒。不到一会,世界上开始播放:神勇的XX国国王不堪一击被XX放倒在地。

三分钟的国战,最后演变成了一个多小时的打架。“带领打架比指挥国战累多了”,村长回忆道。

从此以后,每天祝融都会去扫荡共工几次,祝融和战歌公会渐渐成为了游戏里的帝国,而共工的人不断流失,最终衰落了下去。

“我要做游戏”

《仙国志》的玩家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十区的恩怨情仇,十一区的骗子傻子。”这说的是游戏里,十区的玩家每天都在为感情打架,十一区的玩家每天都在刷谁被骗了而谁又骗了谁。和大多数网游一样,除了兄弟,国战,复仇,大抵也绕不过“儿女情长”四个字。

村长也遇到了同样的状况,用其他人的话形容当时的盛况:“村长不说话都有那么多人追他”“想成为村长夫人的女玩家从十区都要排到十一区了。”因此,尽管离第一还差几百战力,村长也只能放弃了这个区。至此,他已经为这个游戏投入了15万,其中大部分都贡献给了国战。

商量之后,他和几个好兄弟一起去了新区。可是很快就被认出来了,于是他索性玩起了女号,一男一女两个号,一直玩到了合区前的3天。和其他兄弟一样,村长也在游戏里遭遇了一段不太愉快的感情。对此,他不愿过多诉说。

再后来游戏开了新区做活动,村长又重新回到了游戏里,只花了一万就很轻易地抽到了3个极品坐骑,这次,他又被骂是托,霜华也怀疑他是不是GM的亲戚。但这次,他只玩了不到一周便离开了。

对于他而言,这个游戏彻底结束了。

“现在这个游戏的生命也快结束了吧,”村长语气里依稀有些可惜,“对于我而言,这个游戏全部的回忆都在战歌了。这种体验也再也没有了。”

现在,村长还是会玩一些其他的手游,偶尔也会充点钱,但是他现在更愿意去下载一些不能充值的单机游戏,甚至是付费下载无内购的游戏。

“算了,改天去买个PSV吧。再也没有那种激情了。”村长以这句感叹结束了我们的对话,似乎也意味着他大R生涯的结束。

前几天,他又找到我,兴奋地告诉我,“我打算和爽滑合作做游戏。玩了这么多年游戏,玩家想要的体验我们也了解,所以就想自己做游戏。打算打破现在手游的常规和乏味的玩法。”村长为此又去考察了好几个游戏,“我们准备下个月开始启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Spamcheck Enabled)

最新评论